夏昌世:岭南现代建筑的清晨

2016-11-20 21:56:21冯江

QQ截图20161031163737.png

作为中国第一代建筑师中的特立独行者,夏昌世(1905-1996)的人生充满了例外。

 

1918年,夏昌世和兄长夏安世一起到德国求学。

1929年,与Ottilie Bretschger结婚。

1932年,他在图宾根大学通过了艺术史博士学位论文的答辩,旋即回国。和其他呆在大城市从事新建筑设计的同行不同,他经过在上海的一段短暂停留之后,很快就陪同德国人鲍斯曼跑到山沟沟里去考察各地的古建筑和传统园林,成为了中国营造学社的一员。

 

夏昌世曾到大西南去修滇缅铁路,学会了许多在困难条件下实现新设计的土办法。因为不适应工地佬很江湖的打交道方式,1940年起他开始到大学任教,做过国立艺专的教务长和中央大学、重庆大学的教授,偏偏又遭遇了学生驱逐教授的运动。

 

抗日战争结束之年,夏昌世离开战时陪都,前往广州的国立中山大学建筑工程系(华南理工大学建筑系前身)担任系主任。对于夏昌世来说,这一次是远离是非,也是重归故里,他出生于这座城市,在培正中学度过了自己的青葱时光。据学生们回忆说,他是一位喜欢穿花衣服的教授,总是拄着文明棍,叼着烟斗,那是在绝大多数人只穿白色、蓝色和绿色衣服的年代。

 

QQ截图20161031163811.png

在建筑创作上,夏昌世也是独树一格的。从1951年开始一直到1966年的十五年是他建筑生涯的高峰,长期的积累终于在这一时期爆发为创作的力量,建成了一系列令人难以忘怀的作品:

华南土特产展览交流大会水产馆,建筑轻盈,空间流动似水;

华南工学院图书馆,将杨锡宗设计的大屋顶方案改成了经济的平屋顶,却成功创造了更强烈的知识殿堂的气息;

中山医学院校园建筑群,遮阳体系和屋顶的砖拱隔热层得到广泛应用,是夏昌世受传统的启迪而获得的创造,遮阳做法被命名为“夏氏遮阳”,甚至比柯布西耶的类似设计还要早;

鼎湖山教工休养所随山势起伏而错落有致,每平方米造价只有45元,却充满了诗意;

中山一医工字楼,成为其后全国各地医院设计的主要范型。

 

迥异于其时的“社会主义内容、民族形式”主流,他在建筑精神、技术和形式上,主动尝试现代建筑与乡土建筑的结合,引入岭南传统庭园的空间意趣,将设计建立在对岭南气候条件、地理环境和传统建筑文化根基的理解之上,真正将现代主义建筑植根于岭南大地,创造了轻逸、明朗、通透的岭南建筑新性格,开启了岭南现代建筑的早晨。

 

在陶铸的特别批准下,夏昌世不仅有一份教授的工资,在为中山医学院设计校园期间还获得了一份建筑师的薪酬,因此可以维系自己的建筑师事务所。他这样兼具现代主义和地域主义倾向、有着鲜明个性的建筑师,为新中国初期的建筑历史贡献了弥足珍贵的多样性。

 

不过特立独行带来的并不总是幸运和创造力。早在水产馆设计之后不久,《人民日报》就刊文批判了“ 香签一样细的柱子 ”、“ 出挑很远却像蝉翼一样单薄的阳台”、“资本主义的臭牡丹 ”。他娶了德国人为妻,因此成为历次政治运动中的“ 运动健将 ”。在设计生涯的高峰,突然被无罪投入监仓,四年后经周恩来过问而开释,其后移居德国,郁郁而终,至今尚未平反。

 

夏昌世设计的那些有遮阳板的建筑上,后来慢慢挂满了空调机,再后来有些建筑的遮阳板被打掉了,只剩下空调机,再后来因为人们嫌空调机难看,就把它们装在各种百页笼子里,那些百页看起来就像遮阳板……这究竟是一种讽刺还是一种轮回?


一日之计在于晨。


编辑/伊夏

回到顶部